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 > 职场文摘

10年前犯的错,害Intel 开除1.2 万员工

时间:04-25来源:作者:点击数:
城东书院 www.cdsy.xyz
Intel(英特尔)19日宣布全球将裁员1万2,000人,受影响员工高达11%。为什么Intel要裁员?Vox指出,一切要从Intel十年前犯下的判断失误说起。
 
2005年6月,Intel似乎迎来胜利的时刻。这家芯片厂已经主宰Windows系统PC的处理器市场。然后乔布斯站上苹果世界开发者大会舞台,宣布Windows主要对手麦金塔电脑也要改用Intel芯片,巩固Intel做为PC时代领头羊的地位。
 
当时只有一个问题:PC时代快要结束了。苹果致力发展iPhone、引领智能手机时代,而Intel拒绝了为iPhone提供处理器的机会,认为苹果不可能卖出足以抵销研发成果的数量。
 
噢哦。
 
Intel19日宣布裁员1.2万人,占总人力的11%,是Intel难以适应后PC时代的最新迹象。Intel目前仍不是移动市场的要角,iPhone、iPad和Android手机、平板大多使用Intel的竞争对手──基于ARM架构标准的芯片。
 
Intel获利还是不错,2016年第一季获利20亿美元,但成长已经停滞,华尔街愈来愈担心它的未来。
 
显然Intel误判了iPhone业务,错失了机会。Intel的判断失误是商业大师克里斯汀森(Clay Christensen)所谓“破坏式创新”的经典例证。“破坏性”这个词汇在科技业已经被滥用到有时会被当成笑话,但克利斯汀森给了它更精确的定义,完美诠释Intel的处境:一项简单、便宜、利润较小的科技,逐渐侵蚀市场原本已建立地位的科技。
 
Intel不过是一长串清单中的一家公司,这些公司都没能有效对付这种破坏性威胁。
 
智能手机的芯片规格与PC不同
 
Intel发明一种芯片标准x86,1981年获IBMPC采用,成为Windows PC的普遍标准。PC市场在1980和1990年代稳定发展,Intel也随之成长。
 
PC事业成功的关键是效能。运作能力更强大的芯片,可以处理更复杂的程序、更快完成任务、同时处理更多需求。1990年代,Intel和对手竞相提升芯片的MHz等级。
 
这些早期芯片厂商不在乎电力消耗。愈高效能的芯片,常常会消耗更多能源,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多数PC都是桌上型电脑,直接插家里的电源,就连笔计型电脑当时也都使用大颗电池,多数都是插电使用。
 
但这在2000年代后期变成问题,当时市场开始转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这些设备的电池较小(为了轻量化),使用者希望充一次电就能用一整天,但现存的x86芯片不适合这些新的需求。
 
于是这些公司转向所谓ARM标准。ARM由曾经籍籍无名的英国公司发明,设计给低电量的移动设备使用。2000年代中期,ARM芯片的效能比不上Intel的高端芯片,但它们消耗的电力少很多,这对苹果和黑莓的智能手机很重要。
 
而且ARM架构可以客制化。ARM把设计授权给高通、三星等制造实体芯片的公司,因此让智能手机制造商有弹性去在单一芯片上结合各种不同的功能,包括储存档案和处理影像,有助维持低耗电。
 
现在ARM芯片已经主宰移动设备产业,iPhone和iPad使用以ARM平台为基础的A9芯片(前几代使用A8、A7),由苹果设计,由三星、台积电等芯片厂制作。多数Android手机则使用三星、高通及其他ARM芯片厂的ARM芯片。
 
移动革命把Intel抛在后头
 
Intel其实不只一次机会能成为移动芯片市场的主角,一次机会是苹果的iPhone业务,另一次是XScale。XScale是Intel旗下的ARM芯片厂,Intel于2006年以6亿美元售出。
 
Intel之所以卖掉XScale,是因为希望加强过去有过成功经验的x86架构芯片。Intel当时致力研发x86的低耗电版本“Atom”,他们当时认为贩卖ARM芯片等于承认对Atom不够有信心。
 
但Atom芯片没有获得太多青睐。Intel改善了Atom芯片的省电能力,但ARM芯片厂正是打造低耗电芯片的专家,他们聚焦在这项任务上已超过10年,所以拥有研发优势,这时ARM已经在市场上雄霸一方,于是ARM有了更多优势,包括更多工程师、较优秀的软件,加上又是主宰平台。
 
从Intel的衰退看破坏性创新
 
你可以说Intel就是不走运,下错了赌注。Intel原本可以更努力争取苹果的iPhone合约,也可以赌在子公司XScale上,而非尝试制做Atom处理器。
 
但更宏观地来看,其实Intel走上这条路并不意外,从破坏性创新理论来看更是如此。
 
Intel的基本问题是,当时移动芯片市场似乎不够有利可图,不值得他们犯险。Intel以PC芯片为中心,建立了复杂的业务,Intel员工是贩卖、研发、流通、支持PC芯片的专家,这是利润惊人的产业(Intel的高端芯片可以索价好几百美元),而且Intel的组织架构正是以芯片销售产生的庞大营收与获利为基础形成的。
 
移动芯片却不然。在某些情况下,一整台移动设备价格可能不到Intel高端处理器的一半,而且有很多公司在卖ARM芯片,价格低,利润也低。如果Intel要瘦身到足以在这个市场获利,可能会陷入一番苦战。
 
Intel靠销售高端PC芯片赚了大把金钱,为了当时机会看起来没那么大的市场去奋战,似乎不大合理。
 
这种理论的缺陷,在于没有看到移动市场最后会变得比PC市场还要庞大。ARM芯片厂或许每个芯片获利少得多,但这块市场逐渐成长到每年卖出数十亿芯片,获利少少的芯片乘以数十亿,也能汇聚成为庞大的机会。
 
Intel还得担心全力投入低耗电移动芯片市场,将削弱利润较大的桌机芯片需求。如果这些公司开始购买Intel的廉价移动芯片,放在笔电里会怎么样?这样做对Intel基础的伤害,更甚于移动营收所能弥补的损失。
 
Intel领导阶层承认他们犯了错,他们现在落后得太多,很难在新市场打下一片江山。随着廉价移动芯片愈来愈强大,我们可以预期愈来愈多公司把他们放进低端笔电和桌上型电脑,侵蚀了Intel更昂贵、更耗电的芯片。
 
讽刺的是,芯片厂对Intel做的事,正是30年前Intel曾对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做的事。在1980年代,由迪吉多领导的“迷你电脑”群体正在发光发热,这些洗衣机大小的电脑(当时叫“迷你”是跟和房间一样大的超大旧电脑相比)要价数万美元。
 
以Intel芯片为基础的早期PC,被拿来和迷你电脑相比,像迪吉多这样的公司原本对早期PC不屑一顾、斥为玩具,而他们轻视PC的理由与Intel轻视移动市场的理由别无二致,因为2,000美元的PC利润完全比不上5万美元的迷你电脑,迪吉多完全没想到PC会变成如此庞大、值得投资的市场。
 
事后证明迪吉多的判断错得离谱,PC市场后来比迷你电脑市场还要庞大,正如移动市场现在也比PC市场庞大。但当他们发现这点时,一切已经太晚了,迪吉多和多数同侪在1990年代被迫退出,而Intel正面临与迪吉多相似的命运。
 
城东书院 www.cdsy.xyz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