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习 > 阅览室

酒鬼屡逢生死劫,听到天机躲避阎王瞒地府,最终难逃厄运!

时间:12-03来源:作者:点击数:
  美酒大家都喜爱,但饮酒却要有度。说从前汉中有个家伙叫陈泉嗜酒如命,每天早上起床,穿衣服前要先喝一碗酒,不然都起不了床;晚上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还得再灌半壶,不然睡不着觉。他腰里每日都挂着个酒葫芦,走不到三五步就得拿起来喝一口,哪怕酒喝光了了,也要把酒葫芦凑到鼻子上闻一闻。
  
  单说这一晚正是年三十,除夕之夜,大家都在家里吃年夜饭,路上也没什么人。恰巧这晚天色特别暗,伸手不见五指。陈泉喝的酩酊大醉,走着走着,一不留神,掉进了一个菜窖里边了。
  
  菜窖很小并不深,底下全是松软的泥巴,陈泉爬起来,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并无大碍!他索性又结结实实地灌了一口:“真是好酒啊!喝了这么多,摔窖里都没事,明年说什么也得再多酿个几百斤才行。”
  
  这时,他隐隐约约听见好像有人说话,还有锁链在地上拖着走的声音,咯吱咯吱的。陈泉只当是幻觉,狠狠掐了一把大腿,不成想一下子疼得差点叫了出来,是真的!他害怕极了,赶紧捂住嘴巴,只听一个阴森的声音说道:“今天晚上我们要去陈家庄抓那个陈泉,黑白无常,你们准备好锁链!师爷,查一查时辰。”
  
  耳边传来应该是师爷应了一声和翻书的声音。陈泉想,这大概是在翻生死簿了吧,又听见是要抓自己,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这边师爷在生死簿上找了几遍,总是不见陈家庄陈泉的名字,于是师爷就唤来土地公:“土地公,你知道陈泉这个人在哪里吗?我们这阴间的生死簿上没有,阳间怎么也不见他呀?”土地公回答说:“你找的这个人刚刚入了土了,你在阳间再找也是白搭!”
  
  师爷半天没说话,应该是在思考,最后他说了一句:“不要紧,今天晚上在这里没抓着他,以后我们会在项山那里也要把他抓去。”这句话说完,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只剩下陈泉冷汗直流,心里死死记下了——今后一定不能去项山!他躲在菜窖里一夜没敢出声,直到天亮了才敢爬出来,屁滚尿流的回了家。
  
  此后几十年,陈泉一直死守着自己定的规矩,无论何事,死活都不去附近的项山庄,转眼都活到七十多了,一直把这秘密暗藏在心底。
  
  可是无巧不成书,有一年,陈泉嫁到项山庄的孙女家里闹了矛盾,一家人吵得很激烈,并且非请他去调解不可。陈泉犹豫了很久,还是禁不住宝贝孙女的软磨硬泡,去了项山。到项山后,他果然迅速化解了矛盾,主人家很感激他,又请他喝酒,他也毫不例外地又一次喝醉了。
  
  半夜里,陈泉起床去茅房。他晚上多喝了点,加上不熟悉环境,回来后怎么也找不着原来睡的屋子了。这风一吹冷飕飕的,当时又困得不行,这可急坏了陈泉。就在又困又冷难以忍受之际,他糊里糊涂摸到了一个柜子,里面还铺着褥子和被子,暖和得紧呢!他也顾不得这是给谁睡的了,先暖暖和和睡下再说吧。
  
  这柜子里既没风又有新褥子新被子,陈泉睡在里面十分惬意。过了大概有一个时辰,他被一阵奇怪又熟悉的声音吵醒了,一阵脚步声伴着锁链拖地的声音向他慢慢靠近,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人。
  
  这时,一个尖尖的声音响起:“奇怪啊,阎王爷让咱俩来抓陈泉,出地府前查过他还在,怎么过来就找不到他了呢?”一个幽幽的声音回答道:“应该就在这了,我们仔细找找。”
  
  陈泉一听,吓的体若筛糠,阎王爷真的派小鬼来项山抓他了,这下看来彻底要走了!
  
  可奇怪的是,这两个小鬼走来走去,转了几圈却没来抓他,最后到他躺下柜子边停下来了。尖尖的声音说:“奇怪啊,怎么会找不到呢?”另一个声音回答:“我也纳闷了,我们把土地爷找来问一下吧!”不一会儿,土地爷又来了,尖声音的家伙说:“土地爷,我们奉阎王爷之命来抓陈泉,出地府前查过他就在这里,此时怎么会找不到?”
  
  土地爷回答道:“那个人明明已经进了棺材了,当然找不到了,你们还是回去再查查生死簿吧!”
  
  约莫有半炷香的时间,脚步声和锁链声再次响起,只是慢慢远去了。
  
  陈泉长吁一口气。第二天一大早,孙女儿早起,惊叫起来:“爷爷!你怎么睡在棺材里啊!”
  
  陈泉闻言起身一看,可不是吗?自己躺着的哪是什么柜子啊,分明是一口棺材!他仔细一想,肯定是昨晚摸黑找不着床,恰好摸到人家为老人提前准备的新棺材,稀里糊涂就躺进来了,没想到歪打正着,正好躲过一劫!
  
  想明白了这些,陈泉乐了,自己真是吉人天相啊,阎王爷又能奈我何!不过得意归得意,他再次下定决心,以后说什么也不来项山了。
  
  陈泉回家后,又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年,在那个年代里已经是非常高寿了,可他喝酒的嗜好却是一点儿没变。这天,他跟几个老友聚在一起,聊起了年轻时的事儿,都很开心,于是约好晚上去老哥们项员外家喝酒。
  
  几个老朋友喝得很尽兴。当天晚上,陈泉就在项员外家住下了。夜里,他睡着睡着,突然感觉身体一下子变轻了,睁眼一看,身旁一左一右各有一个小鬼,手里拿着铁链锁在自己脖子上,再回头看床上,自己的身体还在床上沉沉睡着。
  
  小鬼大喝一声:“陈泉,前两次让你耍诈使阴逃脱了,今天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快随我等走罢!”
  
  陈泉一看自己的魂被勾离了身体,吓得浑身直哆嗦说道:“两位大人,你们别生气,之前两次我也不是成心躲……躲着的,不知者不罪,你们就原……原谅我吧!不过今天你们真……真的搞错了,这里并不是项山啊!”
  
  另一个小鬼瓮声瓮气地说:“怎么会弄错呢?项员外在家里排行老三,不就是项山了吗?”陈泉一听,急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呢,这项三和项山能一样吗?”
  
  那个小鬼一抖手里的锁链,指着陈泉的鼻子大喊道:“你还敢跟我们理论?第一次你躲在窖里假装入了土,第二次你躲在棺材里假装进了棺,让你逃脱了两次,阎王爷已经责罚我们了!这次你在项员外项三家里被抓,跟生死簿上写的一模一样,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泉此时万念俱灰,被小鬼锁着奔去了地府。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