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习 > 阅览室

史海钩沉:毛泽东二十多封电报指挥辽沈战役

时间:07-23来源:作者:点击数:

1948年9月,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发起的济南战役获得大捷,极大地鼓舞了正在进行辽沈战役的我东北野战军的士气。在欣然采纳粟裕提出的组织淮海战役的建议的同时,毛泽东以一个战略家的眼光和气魄注视着东北和全国战场,连发二十多封电报指示和督促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置长春、沈阳的守敌于不顾,集中主力先打锦州,造成关门打狗之势,促使林彪痛下决心,挥师强攻锦州,赢得了辽沈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本书作者是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的外甥。他撰写的《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一书史料翔实,文笔生动。本报摘选其中几节,以飨读者。揭开辽沈战役序幕进入1948年9月,西柏坡来了许多人,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和各野战军的主要负责人。这期间,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在山东同山东兵团、苏北兵团会师后,遵照中央军委的作战意图,粟裕和谭震林组织发起了济南战役。

9月7日,毛泽东把工作重点放在为中央军委给东北野战军林彪、罗荣桓起草的一封电报上。电报内容是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毛泽东明确提出了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和作战方法,要求林彪“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集中主力先“歼灭锦州”之敌;同时晓谕林彪:

今年九月至明年六月间的十个月内,你们要准备进行三次大战役……

并指示说:

你们应当注意:(一)确定攻占锦、榆、唐三点并全部控制该线的决心。(二)确立打你们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

9月8日,从这一天开始,毛泽东在机关小食堂里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到会的除政治局委员外,还有十几位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及华北、华东、中原和西北的党和军队的主要负责人。

李银桥注意到,这是他跟随毛泽东以来见到的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中央会议。

这次政治局会议,首先听取了毛泽东的报告,接着以毛泽东提出的“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为中心议题,提出了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和具体任务,使全党全军进一步明确了前进的方向,实际上就是对各战略区打大规模歼灭战下达了动员令,加强中央的统一领导,为有条不紊地夺取全国政权作了极为重要的准备。

那天,在西柏坡机关小食堂的会场外,毛泽东约见了中原野战军的政委邓小平。

在与邓小平谈话时,毛泽东注视着他说:“我们每年见一次面,每次见面都有很大变化;明年我们再见面时,应该有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邓小平语气坚定地表示说:“毛主席、党中央高瞻远瞩,我回去和伯承、陈毅同志研究一下,我们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主席给我们的任务,我想一定能够完成。”

周恩来在一旁一手叉着腰,一手比画着说:“你们的位置太重要了,要靠你们去消灭国民党蒋介石的命根子,消灭他的主力部队,还要去剿蒋介石的老窝呢!”

会中,毛泽东还代表党中央作了《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的报告,明确了陈独秀、王明、李立三、张国焘等人在中共历次路线斗争中所犯的“左”右倾错误的性质以及给党和革命事业所造成的危害和重大损失,同时指出在不久的将来将要建立的国家政权的根本性质:

我们政权的阶级性是这样: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但不是仅仅工农,还有资产阶级民主分子参加的人民民主专政。

并且指出了将来国家经济的存在与发展形式和经济性质:

新民主主义中有社会主义的因素,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都是这样,并且是领导的因素,而总的说来是新民主主义的。

粟裕的电报让毛泽东兴奋得夜不能寐

9月12日,当西柏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还在进行中,东北野战军根据毛泽东和党中央的统一部署,集中了主力12个纵队和1个炮兵纵队,连同地方武装共53个师,七十余万人,在东北广大人民的支援下,对收缩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孤立地区的国民党军队的14个军共44个师,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辽沈战役,意在全歼东北境内的国民党守军,不使其南下入关或向东从海上逃窜,以迅速解放整个东北。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在粟裕和谭震林指挥下发起的济南战役,也正在紧张激烈地进行当中。不久,毛泽东接到粟裕、谭震林从济南发来的报捷电报,称华东野战军经过八昼夜的连续突击,业已攻克山东省会济南,歼国民党守军十余万人,俘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司令官王耀武以下中将、少将高级军官34名,夺得了济南战役的全面胜利。

济南战役的胜利之大是空前的,对正在进行中的辽沈战役我军的士气产生了巨大的推动和鼓舞作用,同时也令华北和中原的国民党军队感到了触动心弦的震惊和恐慌。

然而粟裕没有因此而稍微滞怠,他又给中央和毛泽东发来电报,建议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协同作战,在苏、皖、鲁、豫之间大打一场不亚于辽沈战役规模的淮海战役!

毛泽东深夜接电后兴奋得睡不着觉了,立刻派李银桥去请来了周恩来。两人见面后,周恩来也十分兴奋地说:“打下济南对蒋介石的震动很大,粟裕他们现在是胜利之师,正是锐不可当,我军若乘胜南下,再加上中原野战军的协同作战,可一鼓而定中原!”

毛泽东神情振奋地一笑说:“粟裕还真能打哩!现如今东北战场上打得正酣,我们再在徐州一带摆它一个战场,叫蒋介石做梦也去出冷汗吧!”

周恩来说:“主席,下决心吧!”

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的分工,是由毛泽东在周恩来的协助下负责全国的军事指挥。现在,该是毛泽东表示战略决心的时候了。毛泽东发话道:“现在到了最后的决战阶段,仗越打越大,都是关系全国全局的大仗,不要我一个人说了算,重大决策还要集体研究决定为好。”五大书记夜夜开会运筹战事1948年9月会议以后,毛泽东把极大的精力投向了东北战场。这时,邓小平已经赶回了河南宝平县的皂角树村,同刘伯承、陈毅一起,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回电正在鲁南的粟裕和谭震林,共同策划在鲁、豫、苏、皖之间打一场不亚于东北战场的大战役了。

在夜里工作是毛泽东常年养成的习惯。毛泽东身为领袖之首,其他书记都围绕着他转,工作时间一律随着他的时间安排而安排。每天夜幕降临时,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都来到毛泽东的办公室,和毛泽东一起开会商讨军情大事。

周恩来作为协助毛泽东负责全国军事指挥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又兼着中央军委总参谋长,尽管他已经随着毛泽东改为夜间工作,但白天还要开会布置其他工作,诸如外交、侨务、统战、新闻宣传等许多具体事务需要他处理,但在夜里也好像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五大书记夜夜开会,任弼时也已经习惯夜里办公了,开会时很有些精气神。刘少奇此时正值五十来岁,精力充沛,随毛泽东一起在夜间工作也很能适应。

朱德就不同了。李银桥知道,朱德总司令多年来养成了早起早睡的习惯,每天早晨起床后先散步打拳,晚上10来点钟洗澡睡觉,生活很有规律。现在他的这一套生活习惯全被打乱了,再加上他已年过花甲,对夜间开会还是不大适应。但他总是坚持参加。

毛泽东有时劝他几句:“总司令啊,你年纪大了,可以早一点回去休息。”

朱德坐在那里总是摇头说:“这么重大的事,我回去也睡不着。”

连续开会毕竟太疲劳;有时夜深了,会开着开着他就睡着了。有人想叫醒朱德,毛泽东轻轻摆手说:“不要叫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决定重大问题时再叫他也不迟。”

朱德醒后抱歉地对大家说:“哎呀,糟糕!我睡着了!”

周恩来关心地说:“没关系,你休息一会儿,就能坚持到底了。”

毛泽东也关切地说:“咱们这一段时间会议多,为的是彻底打败蒋介石。事情多,又很重大,少数人做主不行,咱们一起打一段时间的疲劳战;总司令开会时稍微休息一会儿,精力更充沛,这是一件好事么!”卫士打野味犒劳领袖一天下午,毛泽东对李银桥说:“银桥呀,晚上开会前,你去给我搞碗红烧肉吧。”

“是!”李银桥转身去通知了厨师高经文,回到院子里又遇上了阎长林。阎长林知道后说:“不能让主席总吃肥肉吧?咱们得变变花样才好。”

李银桥问他:“主席就爱吃红烧肉,你还有什么新花样?”

阎长林想了想说:“我叫上几个人去打猎,看能打回点什么来吧!”

阎长林还真就叫上了警卫排的几个人,又特意招呼李银桥。走在滹沱河边时,李银桥弯腰捡了一些鹅卵石放进衣袋里,阎长林问他:“你捡石头干什么?”

“有用。”李银桥笑笑。

几个人持枪走在山林间,好长时间连一只野鸡、野兔都没见着,孙勇有些沉不住气了。

正说着,阎长林眼尖,发现了草丛中跳动着一只斑鸠:“注意,有目标了!”

几个人同时亮出了驳壳枪,李银桥低声说:“杀鸡不用牛刀,看我给咱们省几发子弹……”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银桥从衣兜里掏出两粒石子,飞手打了出去,斑鸠应声倒在了草丛中!

阎长林拣起了斑鸠,高兴地问李银桥:“光知道你枪打得准,什么时候练得这一手呀?”

李银桥憨笑道:“我小的时候在家淘气,净用土坷垃打有钱人家的鸽子,还被我爹打过好几回呢!”

又打了几只斑鸠后,几个人高高兴兴地回到了村上。

9月25日,毛泽东批准了粟裕提出的进行淮海战役的建议。

在接下来6天时间里,毛泽东吃了两次红烧肉,还吃了李银桥他们打来的炒斑鸠肉。二十多封电报指示林彪攻打锦州1948年10月3日,毛泽东发电报批评和纠正了林彪在辽沈战役中攻锦打援上的犹豫和动摇,一再向其阐明了必须攻打锦州的战略意义。

部署辽沈战役,毛泽东的战略决策是首先强攻锦州。这个决心是不好下的。打锦州就是摆出了关门打狗的态势,就是下决心用差不多相同的兵力一举吃掉敌人的四十多万大军;毛泽东面对的不单是国民党的这四十多万大军,还必须考虑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的意见。

林彪一开始就不想打锦州。他顾虑打锦州会受到锦西和沈阳的敌人合围攻击,使其骑虎难下;他更多的考虑是从东北这个战略区出发,而不是从全国的整个战势出发,他强调仗怎么好打就怎么打,意在从北往南追着敌人打,这样仗打起来容易得多,取胜的把握也大得多。

但毛泽东是从全国考虑问题。他需要的不是一般的胜利,而是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他需要的也不是东北一个战场上的胜利,而是不使敌军入关而增加华北或淮海战场上的压力,是要全歼东北之敌进而围歼华北之敌和夺取淮海战役的全面胜利!

为此,毛泽东先后发了二十多封电报,一再说服林彪,严令其暂撤对长春的重兵围困,除留以1个纵队和7个独立师继续围困长春之敌外,以6个纵队和1个炮兵纵队、1个坦克营围攻锦州,另以2个纵队配置于锦州西南的塔山、高桥地区,3个纵队配置于黑山、大虎山、彰武地区,分别阻击由锦西、葫芦岛方向和沈阳方向救援锦州的敌军,务必全歼锦州之敌!

毛泽东等五大书记对战争的部署是严格保密的,但对胜利的消息是不保密的,会随时告诉全体机关人员,让大家一道分享胜利的快乐。一天,机要秘书徐业夫来毛泽东的办公室里取电报稿,临走时悄悄对李银桥说:“蒋介石这老小子到沈阳了,这下东北该解放了!”

这时,毛泽东走出办公室来散步了,听到李银桥和徐业夫的议论,疲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发话道:“是么!蒋介石飞到了沈阳,这下子我们就更有胜利的把握了!”

10月10日,毛泽东又给东北野战军的林彪发去了电报,再一次强调了强攻锦州的必要性和进一步坚定林彪的决心。电报最后说:

你们的中心注意力必须放在锦州作战方面,求得尽可能迅速地攻克该城。即使一切其他目的都未达到,只要攻克了锦州,你们就有了主动权,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10月11日,毛泽东起草了给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合发的电报《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指示要采取集中优势兵力、中间突破的方针,攻点打援,先歼灭黄伯韬兵团和杜聿明兵团等三个兵团,并以适当兵力南下围歼黄维兵团和阻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

10月14日,林彪在毛泽东的二十多次电令下,终于下令强攻锦州。经过31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全歼了锦州守敌,俘获了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第6兵团司令卢浚泉以下十余万人。10月15日晚上,李银桥正在院中准备茶具等候着中央首长们来开会,毛泽东兴高采烈地站在办公室门前的台阶上说:“银桥啊,锦州解放了!你快去告诉大家,要使机关的同志们都知道,解放锦州这是一个大胜利!”

李银桥高兴得直蹦高,立刻喊着叫着向院外跑去:“锦州解放了!锦州被我们打下来了!”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